十年他们都在讲一个跟化学有关的故事BOB新闻中心

浏览量:27日期:2022-10-27 23:30:08

  而夏宁,也最终选择在武汉定居了;武汉是法国友好城市,听他说在侨联任了个职。智化科技的总部最近刚从网化武汉技术中心搬到了两站地铁之外的新办公室,夏宁说因为新的办公室氛围更加像谷歌。

  为了节省成本,周末三个人经常去刘文岗当时所在的公司蹭网,老是碰见一个周末加班的生涩小伙。“这家伙叫Andy,很不错,是我们部门学习能力最好的。”刘文岗当时是部门经理,很有发言权。后来Andy就成了网化IT部门的负责人,而刘文岗逐渐就武功荒废了。

  无论是网化科技或是智化科技,都是一群普通的年轻人,感应到了这个传统领域内新的脉搏,追随了内心的指引,去做了一件他们认为有意思的事情。

  2018年3月,Waller Lab 在Nature杂志发表论文,被称为化学界的AlphaGo,化学合成路线自动化设计关键技术被突破。借助AI技术,复杂的合成路线设计从以前的几个小时,缩短到能够在几分钟内完成,同时准确率和成本都得到最大限度的优化。合成目标化合物的实验成功率也高于人工设计的路线。

  至于当时夏宁这个订单是否成交,以及是否赚到钱,李雷已经不太记得了。只记得当时两人加了MSN,聊了很多订单以外的东西:结构式检索技术,电子实验本,化学数据库等等。

  投资网化的时候他也才三十岁左右!2012年在自用的内部系统基础上,彼时夏宁参与的eNovalys项目似乎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由于化学数据的匮乏!

  希望利用软件系统整合国内分散货源,”夏宁跟周围人是这样解释的。李雷想起来两年未曾联系的夏宁,这个时候,网化科技CEO李雷邀请夏宁回国,同年,拥有IT与化学双重背景,产品功能和化学信息板块的优化急需夏宁这种拥有化学+IT背景的复合型人才。好在刘文岗有点IT功底,

  于是,这一年,那个时候网化的团队并不清楚什么是SaaS,“我上高中接触到化学有机合成的时候,化学合成路线自动化设计项目被搁浅了。这么想也不奇怪。

  同年6月网化开启SaaS模式,快速新增20名员工(技术开发、销售、行政、财务),刘文岗主导了这个过程,然后在2012年年底烧钱完毕,无论是战略还是战术层面,完全没有达到团队想要的目标。在此期间,Raymond团队曾经试图挽救局面,包括原子创投化学专业出身的合伙人Mark,几乎每周一次的例会准时参加,但是依然于事无补。

  2009年开始,网化科技的业务系统和网站上线,一方面从事定制合成项目的研发,一方面面向海外做产品的出口贸易,初步建立“贸易+研发”混业经营模式。“那时候化学品海外贸易真的很好做,感觉到处都是黄金”,网化科技早期员工说起来都有些感慨。国内的化学合成人员的年度成本不到10万,而欧美则需要10万美元,催生了一大批CRO企业,也催生了大量以化学品找货为核心业务的贸易公司。

  2013年的网化,忙着应付裁员和公司生存问题,以及商业模式迭代。公司全体员工集中到一个上海郊区的大学校园中办公。

  不过李雷每次出差武汉,都会和技术中心的Andy一起找夏宁喝酒,他家有不少从法国带回来的红酒,便宜好喝。就像智化科技的产品一样,性价比高。

  毕业后分别在拜尔制药,巴黎欧莱雅公司的研发部门工作过,但是他似乎无意于像其他华人科学家一样,稳定从事一份化学研发的工作,封妻荫子。而是选择了和几个法国同行创立了eNovalys公司,研究化学科研数据信息市场,探索计算机辅助设计合成路线的可行性。这并不是一个可以快速发财的道路,逼得和他同在法国的太太在斯特拉斯堡开了一个小卖部,同时还帮国内朋友代购法国化妆品以补贴家用。

  “你要向包括文岗在内的创始团队转达董事会的严肃批评!”当Raymond年底得知除了之前投入的110万之外,公司还额外亏空了将近50万的时候,电话中有些控制不住地恼火。

  化学产业在各国的国民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是许多国家的基础产业和支柱产业。但是,由于专业壁垒高,也是一个极为传统的产业,随着产业互联网、5G,物联网,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化学领域的数字化、智能化建设已经拉开了帷幕,但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raykallmeyer.com

  2014年下半年,似乎在一夜之间,B2B成了国内风险投资的热点。网化开始尝试撮合交易业务,并在2015年推出了“网化商城”的品牌,并于6月份完成了A轮融资,急需招兵买马。

  智化科技在网化科技的支持下,率先进入了市场且产品成熟度较高,已经获得了市场的认可。同时由于技术本身的特点便于优化和提升,能够迅速和竞争对手拉开差距,形成了较大的技术壁垒。不到一年的时间,智化科技迅速拿下国内头部CRO企业大单,同时获得峰瑞资本投资。

  投资人是前两天刚过完40岁生日的Raymond,在武汉成立技术中心,而网化科技旗下的网化商城随着业务快速发展,开发出来一套业务库存管理软件,<img width="600" src="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925/3d4a5373dd6049b99862bacd7739c6cc.JPG"            raykallmeyer.com。    

  当然,希望有一天能运用计算机技术解决繁琐的化学有机合成问题。B2B这个词也不像现在一样人尽皆知。面向国内中小型化学研发企业,获得原子创投天使轮110万投资,他母亲是程序员,以产品信息总监的职位正式加入网化科技。但是老是人工找货似乎总不是个事,降低人工找货的比例。从小受家庭环境影响自学编程技术,自动化对接海外需求,心底里就产生了一个萌芽,人工智能技术的不成熟,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关键AI技术的突破吸引了更多资本和市场的眼球,越来越多的公司加入抢夺合成路线设计市场,网化商城的“查路线”功能已经不能仅仅定位在网化商城的某个功能上,它有更大的想象空间。18年底,在李雷和夏宁多次沟通后,网化商城的“查路线”功能正式独立出来,命名为智化科技(Chemical.AI),由网化科技入股,夏宁出任CEO全权负责智化科技 (Chemical.AI)的运营决策。

  2019年5月,网化科技孵化项目智化科技 (Chemical.AI)与国内头部CRO企业达成合作协议。这意味着智化科技基于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构造出来的化学合成路线自动化设计产品获得了市场的认可,新的征程迈出了关键一步。

  2008年刚下完第一场雪raykallmeyer.com,李雷就决定第三次创业。这次依然选择了跟化学有关的事情,但他既不会做化学反应,又不会写代码,就拉来两个中学同学,一位在某CRO公司做合成的崔振伟,一位在某咨询公司做IT经理的刘文岗。一起凑了人民币10万元搭起了草台班子。2009年春节过后,三个人说好,全职干活的李雷和崔振伟每个月领5000工资,还没从原单位辞职的刘文岗不领工资,还要往公司补贴钱。

  2008年夏宁在法国蒙彼利埃二大有机化学专业拿到了博士学位,据说是师从后来的法国化学会执行主席Marc Taillefer。

  夏宁则在法国的eNovalys公司一遍遍地打磨自己的产品,和法国合伙人一起寻找第一批愿意付费的种子客户,在法国和西班牙到处找投资,但是总也不太顺利。偶然的机会,夏宁在法国遇到过一些来自国内的投资人,他们说如果是项目在国内就大概率会投,加上当时的欧洲恐袭频发,经济滑坡,这让夏宁开始认真思考了回国发展的长期规划。

  随着夏宁的加入,网化商城的化学数据系统被逐渐完善raykallmeyer.com。化学品分类检索优化,不同化学品业务模式设计,化学品安全管理规划等一一落地。16年4月在李雷的支持下,夏宁设计的“查路线”功能(智化科技产品雏形)正式在网化商城上线,“查路线”功能旨在帮助科研人员快速查询化学合成路线,提高科研人员的研发效率,从而提高网化商城的用户粘性。这也恰好重新点燃了夏宁心中的梦,运用计算机技术解决化学有机合成问题。

  “未来的世界,真的会像《银河帝国》里面的场景吗?”李雷和夏宁有一次在武汉爬山后,谈到这个话题,他们望着远处东湖湖面泛起的涟漪,都没有说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网化的火种后来没有熄灭,是因为还有一块传统贸易业务在赚钱。海外客户的找货需求源源不断,其中就包括来自夏宁的需求,买一个实验级别的化学试剂。